• <tt id="tnmop"><noscript id="tnmop"></noscript></tt><rp id="tnmop"><nav id="tnmop"></nav></rp>

  • <ruby id="tnmop"></ruby>
    <rt id="tnmop"></rt>
  • <cite id="tnmop"><span id="tnmop"></span></cite>

      1. 移動客戶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妻子車禍身亡留下2590萬天價保單 交警現場勘查時卻發現了疑點……
        時間:2021-03-24 10:08來源:遼沈晚報責任編輯:陳天賜

        2018年1月27日晚7時許,天色已然全黑,周某駕車帶著妻子閻某駕車行駛在京沈高速公路,打算回北京過年。

        車開到塔山服務區時周某忽然對妻子說自己太累且路黑,“還是在錦州住一夜再回?!逼拮哟饝?。夫妻二人原路折返,行駛至錦州市古塔區的松坡路一處轉盤時,汽車突然撞向西北角的防護墻。一聲巨響過后,周某重傷昏迷,后排座位上的妻子閻某當場死亡。

        看似一起交通意外,但交警現場勘查時卻發現了疑點……


        夫妻倆一死一傷

        尸檢發現兩種特殊藥物

        事故當日,有路人發現了這起交通事故現場,并報警。隨后,受傷的周某被送往醫院搶救。被送往醫院搶救的周某被診斷為雙腿多處粉碎性骨折,雙側踝關節骨折,頸椎錯位并頸髓損傷,腸破裂,且因失血過多處于昏迷之中,生死未卜。另一方面,法醫對妻子閻某進行尸檢,發現其顱骨多處骨折,右側的肋骨幾乎全部折斷、氣管和脾臟多處破裂。

        但法醫同樣發現了疑點:如此嚴重的撞擊下,死者的雙臂卻沒有任何骨損傷?這與正常人發生緊急狀況下,雙手下意識的去保護自己的情況相悖。

        與此同時,法醫還在閻某的胃容物中檢測出了兩種精神類藥物成分。

        其中一種藥物成分為國家嚴格管控的抗精神病藥,具有強力的催眠、鎮靜效果。另一種藥物成分為治療癲癇病藥物,兩者不可以同時服用。

        警方向死者閻某家屬了解到,閻某雖然兒時曾有癲癇病史,但成年后從未見其發作,也未服用治療癲癇病藥物。

        這兩種藥物特殊的藥物同時出現在死者的體內,錦州警方感到這個案件要比想象中復雜很多。

        現場發現疑點

        丈夫似乎對撞擊早有準備?

        錦州交警進行現場事故勘查,也發現這起事故似乎并不尋常,種種跡象表明,撞擊的發生從邏輯上存在多個疑點。

        民警發現,事故發生的地點為轉盤處,正常車輛行駛至此必然要減速,然而現場勘查未發現有任何剎車減速的跡象。

        根據撞擊痕跡,事故車輛發生撞擊時,速度大約在80km/h以上。而肇事車輛為豐田漢蘭達吉普車,該車車身大,動力不足,“正常行駛的話,不會達到這么快的速度?!?/p>

        當地交警技術人員分析,如果這輛車在撞擊時達到這個速度,需要有短距離急加速。同時車輛的行駛軌跡為直接碰撞,發生事故時沒有任何緊急避險行為。

        此外,勘查民警還發現,事故發生后,坐在駕駛位置的周某懷里還抱著一個抱枕,仿佛對撞擊早有準備。

        諸多疑點讓警方認定這絕不是一起單純的交通事故,其中必有隱情,這一發現讓人細思極恐。

        遺物中發現巨額保單

        唯一受益人是生還丈夫

        更加令人震驚的是,事故發生后,閻某家屬在整理其遺物時發現大量巨額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單,總計保費高達2590萬。

        至此,錦州警方發現,種種疑點均指向死者閻某的丈夫周某。

        這會不會是一起殺妻騙保案件?錦州警方根據掌握的線索大膽推測,仔細調查,反復論證。

        想要確定周某是否犯罪需要更加確鑿的證據。


        事故發生后,因傷勢過重周某一直住院治療,期間做了8次大手術,這對偵查員獲得口供造成極大困難。

        但偵查員沒有放棄,直至2020年,錦州市公安局古塔分局刑偵大隊偵查員歷時兩年,艱難取證。

        警方調查中發現,周某早在2016年4月份起開始主動咨詢辦理保險業務,在沒有明確固定收入的情況下分別在六家保險公司購買了大量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每年需交的保費金額達到約8.5萬元。而所有關于閻某發生意外死亡的保單中,丈夫周某都是唯一受益人。

        警方還在調查周某購買保險之后的車輛行駛情況。

        不出所料,2017年9月19日晚,周某曾駕駛相同車輛在濱海公路發生一起單方責任事故,車輛撞在路邊路燈桿,當時妻子閻某坐在副駕駛位置。

        事故后閻某受傷處于昏迷狀態,被送至錦州市205醫院救治。據當時的主治醫師回憶,CT檢查未發現顱腦損傷,卻一直處于昏迷狀態,故認為傷者狀態與交通事故成傷不符。直至次日閻某蘇醒,仍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不愿意與醫生交流,并于當日出院。

        妻子閻某雖然沒有在事故中死亡,但周某通過保險獲賠5.8萬元。

        丈夫網購迷藥

        竟與妻子尸體內成分相同

        兩年的追查中,辦案民警一直沒有放棄對死者體內兩種可疑化學藥品成分的追查,并發現周某于2017年10月16日以530元的價格通過其微信購買了一瓶迷藥。

        這種迷藥成分也是國家嚴格管制藥物,常規藥店不允許銷售,因此周某才會通過微信找私人購買。

        這瓶來歷特殊的迷藥和死者閻某體內驗出的兩種化學藥品存在什么關系呢?

        錦州警方追溯到當年銷售給周某迷藥的賣家,調查后得知其賣給周某的藥品不是真正的迷藥,而是其他藥物冒充的假迷藥。而這種假藥成分與閻某尸檢時發現的一致。同時警方前往廣州對該賣家的進貨渠道進行調查,證實當年的進貨商已因假藥被南京公安立案偵查。

        錦州辦案民警又通過物流公司總部,查到了當年的物流信息,發現當年從貨源地發往錦州其母親家中的一條物流信息。

        至此,警方根據獲得大量的證據證實,當年周某買到的假迷藥,與死者閻某尸檢中發現的成分吻合。

        揮霍無度喪失人性

        迷暈妻子撞車騙保

        2021年3月,經過長達2年多的治療,犯罪嫌疑人周某身體狀況逐漸趨于穩定,警方決定對其變更強制措施為刑事拘留。

        據周某交代,自己是錦州本地人,妻子閻某是北京人,兩人相識于北京。夫妻婚后沒有固定收入,且揮霍無度。

        2016年至2017年,周某以融資、配資等形式投資股票,累計虧損約300萬元;

        2017年至2018年間,周某又在多家小額貸公司、借貸平臺、銀行貸款數額巨大。截至案發時,周某的債務總額約600萬。

        另據死者家屬稱,周某曾多次接到催債電話。

        警方通過2年多的調查,最終還原了當年撞車事故的真相。

        原來,事故發生前,周某把車停在路邊,騙妻子服下了假迷藥,隨后妻子進入昏迷狀態。確認妻子“睡熟”后,周某的心中開始倒計時,隨即一場精心策劃的撞車事故發生了。

        3月23日,錦州市公安局介紹,目前周某已經被當地檢察機關依法逮捕,并已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等待周某的將是一場公正的審判。

        相關報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主辦 網站編輯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啟事

        Copyright 2015 www.hl-ebi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 14028866 號-1 中國長安網 ? 2017版權所有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美女视频黄频大全视频黄A,高清欧美VIDEOSSEXO,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